英超重启背后的隐秘力量是一家香港生物科技公司

英超重启背后的隐秘力量是一家香港生物科技公司

  英格兰前国脚里奥·费迪南德的财商和慧眼与其球场实力一样出众,退役后投资了金融公司Sokin等一系列项目。

  2018年,费迪南德投资了一家名为DNAfit的生物科技公司,创立这家营养和健身DNA测序消费级基因检测公司的,是他在肯特郡奥平顿市的邻居阿维·罗(Avi Lasarow)。费迪南德可以说独具慧眼,因为仅仅几个星期后,DNAfit就被一家中国香港公司收购,而他的老邻居罗随后成了这家公司负责欧洲业务的总裁,而费迪南德也升格成这家公司的股东。

  费迪南德没有想到的是,疫情让这家名为Prenetics的基因诊断和检测公司业绩一飞冲天,成了一只下金蛋的鸡。

  Artisan Acquisition Corp.(下简称Artisan)大有来头。其创始人郑志刚,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郑氏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也是珠宝品牌周大福的执行董事和K11购物中心的创始人。

  今年5月,郑志刚成立了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Artisan,并在纳斯达克上市,募资3亿美元,寻找在医疗保健、消费以及技术领域的合适标的。上市之时,承销商就曾透露,Artisan已有不少潜在合并对象。显然,Prenetics就是Artisan储备的标的。

  杨圣武(左)和郑志刚(右)合影,郑志刚的Artisan是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根据调查机构Global Market Insights去年发布的报告,全球基因检测市场规模将从2019年的130亿美元增长到2026年的29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2.2%。

  Prenetics的创始人是杨圣武(Danny Yeung)。杨圣武五岁时从中国广东移居美国,作为连续创业者,他在25岁时就拿下香港著名甜品连锁店许留山特许经营权并将其引入美国。退出许留山后,杨圣武又参与了多个百万美元级的项目,米高梅城市中心、澳门新濠天地和威尼斯人的背后都有他的参与。

  Prenetics的前身是香港城市大学生物医学研究中心的一部分。2014年,没有任何科技或医学背景的杨圣武,看中了基因检测赛道并成立Prenetics。他在接受Tatler Asia的采访时表示,投身基因检测赛道的原因是“我留意到这个领域的公司并不多。如果想走一条简单的道路,我可以轻松地做电子商务,并在当时赚到更多的钱。”这种抓机会的能力,从某种程度也成就了Prenetics今天的成功。

  Prenetics早期以B2B业务为主,通过与大型保险公司合作,为其投保人提供基因检测来盈利,英国保诚保险Prudential、汇丰人寿HSBC Insurance和富卫集团FWD都是其客户。

  随着消费级基因检测市场的火热,公司开始布局C端市场。Prenetics和生物科技公司贝瑞基因合作推出消费级基因检测品牌Circle DNA,为个人用户提供饮食、营养和运动基因测试以及癌症基因测试。

  Prenetics成立后业务发展得顺风顺水,在资本市场上也颇有斩获。2016年初,公司完成平安系平安创新投资基金领投的A轮融资;次年完成4000万美元的融资,领投机构中包括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戈壁创投、英国保诚、Apis Partners和海阔天空创投等都曾对其进行战略投资。目前总部在香港的Prenetics,业务跨越全球10个国家,团队共700多人。

  2020年初,陆续有朋友找到杨圣武,这些朋友因为害怕去医院检测被交叉感染,所以希望杨圣武帮他们做新冠病毒检测,这让善于抓机会的杨圣武开始思考公司在疫情防控上所能扮演的角色。Prenetics在其核心基因检测服务的基础上,并从中国香港起步,迅速研发了新冠检测试剂盒,公司业绩也在过去的一年里坐上了火箭。

  2019年Prenetics的总销售额还是900万美元,收入主要来自疾病预防业务。但2020年公司最大的现金牛已经变成了新冠病毒检测业务。2020年,这项业务为公司贡献了5100万美元销售额。而今年仅仅第一季度,新冠病毒检测的销售额就超过去年一年销售额,达到5400万美元。增长也表现在估值上,Prenetics去年的估值仅为3亿美元,但在和Artisan的交易中,Prenetics的估值达到了12.5亿美元,成为了独角兽公司。

  惊人的增长一方面来自英国希思罗机场以及香港国际机场这样的大客户,Prenetics在机场的检测实验室为公司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另外全球最大的服务式办公室和虚拟办公室供应商IWG,也让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Prenetics的新冠病毒检测收入中还有一大块来自体育圈。

  从去年开始,各大职业联赛陆续开始复工,虽然大多数选择了空场办赛,但人员流动仍然不可避免,而根据国家卫健委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78%的新冠肺炎病人是无症状感染者,因此病毒检测就成为了联赛复工的刚需。

  去年3月,英超因为新冠疫情暴发停摆,但赛季如果取消将给联盟带来10亿美元的损失。因此,英超从5月起开启“重启计划”(Project Restart),并在6月宣布复工。但在正式复工前英超就已经对防疫做出了部署,其中就包括为20支俱乐部每周进行两次新冠病毒检测。

  作为前英超球员,费迪南德深度参与了英超防疫体系的搭建,他的另一重身份是Prenetics的股东。Prenetics最终在招标中胜出,和英超达成了400万英镑(约合488万美元)的合同,根据合同,Prenetics将为英超的球员和员工进行多达4万次检测。

  每周对相关人员做两次检测只是Prenetics工作的一部分,事实上英超需要从0到1搭建一个防疫体系,Prenetics也成为了英超防疫体系的统筹者之一。

  Prenetics为英超人员提供两种不同的检测方式,一种是更准确可靠的PCR法,还有更快捷的OxLamp法。检测系统内每个人都有一个电子健康护照,健康护照的应用程序通过手机和英超数据库联通,健康护照会追踪个人测试结果,应用里的健康电子问卷也需要完整填写。在每场比赛前,Prenetics的工作人员会在比赛场入口扫描相关人员的健康护照,如果不合格就无法进场。

  “我们的团队每周会去球队的训练场两次,我们在每支球队的训练场都建了一个采样点,英超球员开车进场经过采样点的时候在车前座上就能完成采样。”罗在今年接受足球媒体football.london的采访时说。

  很多英超球员听说采集时棉签“像捅到脑子里”,因此一开始对检测有些抗拒,费迪南德只好亲摄小视频打消球员们的顾虑。

  “我们会抽调一个健康专家和一组工作人员,再配合一位站点管理员来完成采样,我们还有配套的电子系统。采集后的棉签会被送到站点管理区处理和密封,最终通过我们的物流网络送到实验室。” 罗补充。为了保证各队每周两次即时收到检测结果,样本在实验室要加紧处理,处理后的结果将被整合并提交给联盟,英超在其官网上将每周公布一次检测结果。

  除了基本的检测,Prenetics还要为英超提供附加服务,比如在机场排查从国外回国的球员,保证他们在回到各俱乐部的气泡前完成检测。Prenetics也确实在机场截住了一批检测结果呈阳性的球员,避免了病毒在各俱乐部的爆发。

  采集的样本被送到Prenetics的检测外包合作商,英国最大的私立病理实验室Doctors Laboratory(TDL,TDL隶属的Sonic Healthcare也是德甲新冠病毒检测的供应商)进行检测,并在24小时内生成结果。此外,公司还要负责在球队的训练地建设防疫站点,并为项目输出医务人员。

  截至去年6月13日英超开始前,联盟已经完成对球员及俱乐部工作人员的8轮新冠病毒检测,在8687个检测样本中查出16个阳性。

  和英超的合作让Prenetics的检测服务在英国体育圈打响招牌,公司也一鼓作气和英国板球队、英国拳击管理委员会、世界摩托车大奖赛以及F1等赛事达成合作。检测工作也确实颇有成效,今年9月初举行的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筹款的明星足球慈善赛Soccer Aid,就是由Prenetics提供新冠病毒检测支持。赛前,本来应该上场比赛的英国著名主持人罗南·凯普(Roman Kemp)在检测中新冠病毒呈阳性,Prenetics为慈善赛成功“排雷”。

  英超新赛季开始后仍然坚持一周两测,不过采用了更具时效性的LFD快速检测法。

  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一些公司的新冠检测业务的销售收入出现下滑。对于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公司业务是否会在后疫情时代失去增长动力,Prenetics方面认为,随着人们逐渐开始恢复旅行,航运相关的检测需求仍会给公司持续贡献收入,公司预计新冠病毒检测业务的销售额到2023年仍然会保持上升,在2025年公司收入将超过6亿美元。

  不过即使新冠检测业务下滑,Prenetics也有备用的增长引擎,公司盯上了广阔的2C市场。目前开发出一款名为Circle Health Pod的便携核酸检测设备,声称这个设备很快就能检测流感和性传播疾病。

  Prenetic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和郑志刚旗下Artisan的交易预计将在2021年第四季度或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Prenetics计划在纳斯达克交易,股票代码为 PRE。Prenetics的野心未来也将在二级市场上得到检验。